365bet

文艺生活

首页 > 文化建设 > 文艺生活
计忠荣随笔:绣花手艺的传承故事
发布时间:2021-11-23 11:10:50     作者:计忠荣   浏览量:187   分享到:

绣花是传统的民间艺术。在以前物质匮乏的时期,农妇们用她们一双双巧手将花鸟鱼虫等图案绣到袜底、鞋面、门帘、布肚兜上等,来传递爱,来增添生活的趣味。这是一门手艺,更是当时农村未出嫁的女孩子给自己筹备嫁妆的重要途径。

我的外祖父从事过木匠,能画会雕,做家具都是用毛笔在家具上绘画,他去世后,留下一本用麻绳手订的花样图本,画本上收集了他所有创作的画样。除了母亲,其他人对画本都没有兴趣。

每次给布上画前,母亲都会先将画本上的图案临摹到硬纸板上,再沿图案剪下来沓出大概样子,然后描图修补,配线绣花。因为,花样丰富稀奇,村里人看了赞不绝口。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我奶奶是绝对的绣花高手,不仅能画能绣,还能设计鞋帮、枕头、布肚兜的新奇样子,对于流行的画样,一看就会,十里八村不认识的陌生人都慕名而来,请奶奶帮她们女儿筹备嫁妆。奶奶也爱炫耀,拿起蓝色油笔,边和人唠嗑边画,笔走龙蛇,半个小时不到,喜被上的《龙凤呈祥》就画出来了。

一次,母亲将她绣的最出色的几幅鞋垫,拿给人欣赏,就在大家都夸赞她时,奶奶突然走了进来,拿过去一看说:“这幅《凤凰戏牡丹》,虽然线配的很漂亮,画面也很华贵,但凤凰太肥,没有飞起来,像孔雀,没有神鸟的感觉。还有这幅《梅开五福》,枝干太粗,这又不是绘画,鞋垫布面有限,适当的把枝干画小一点,把花朵画大一点,才好看。你从一开始画就出了问题,就像沓着什么画的,线条生硬没有灵性。”

母亲虽然有些不高兴,但她是真的喜欢绣花。对于奶奶的话,她反复琢磨。先是放弃了硬纸板画法,拿起笔随性而画。但是,经常画的大小比例都不协调。她向奶奶请教,奶奶虽然爱训斥她,但将手艺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了母亲。

我十岁的时候,母亲的绣花手艺已经很成熟了,有了一定名气,她绣的青蛙孩童肚兜被人争先模仿。

后来,母亲认识隔壁村一个女孩,叫乔珊,觉得她特别有天赋,把她当徒弟一样栽培。

乔珊和军鹏叔一起上的小学,军鹏叔脸很饱满,嘻嘻哈哈的性格特别招女孩子喜欢。乔珊也很喜欢他。那时,高中和大学一样难考,军鹏叔明显不是学习的料,因此,两家人将这婚事应了下来,等军鹏叔一毕业就结婚。

乔珊一直在筹备自己的嫁妆,一有时间就拿着针线活来我家。母亲从画图、配线、绣花手把手教她,两个人还经常把外祖父的画本拿出来研究。

乔珊大婚那天,一件件绣花作品摆出来,来宾争相围观。尤其,年长的妇人看着她绣的《鲤鱼嬉荷》门帘,一对毛绒绒的红鲤鱼,从来没见过,这是怎么做到的?然后,都会忍不住用手多摸几下。

美丽的绣花,并不能带来美满的婚姻。一年后,他们离婚了。

没多久,就听说乔珊出门了,像人间蒸发一样,没有任何消息。直到两年前,军鹏叔因喝酒中毒去世,在他白事上乔珊突然出现。母亲说不出来的高兴,询问她这些年的经历,才知道她再嫁到内蒙,和丈夫承包建筑活起家,如今在呼市有房有车。母亲问她有没有再绣花,她轻笑着说:“没有。”母亲虽然很高兴她日子过得很好,但却有点失落。

母亲把她带回家,从箱子底翻出一双鞋垫。上面绣着《鸳鸯戏水》,面子已泛黄,花色也已不鲜艳。但是,那栩栩如生的鸳鸯还是很让人惊艳。

乔珊拿起说:“嫂子的手艺还是这么好!”“这是你绣的,我只是把剩的几片羽毛给补上了。”乔珊不敢相信的问:“这是我绣的?”

母亲说:“你突然就走了,怎么都联系不上你……”她没有再听母亲说话,盯着鞋垫,眼睛里放出光。确实很熟悉,是她绣的没错!

乔珊回想起以前,冬天,大雪纷飞,她和几个妇人,挤在热炕上,边聊天边绣花,多么美好的岁月啊!如今,她把手伸出来,看着手上几处因干活留的疤痕,眼泪瞬间滑落!

后来,乔珊与母亲视频通话时说,以前总觉得自己丢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但为了家庭也没有去多想,一心想着去挣钱。现在工队由老公打理,做起了家庭主妇,关系要好的朋友,不是跳广场舞就是唱歌,她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直到看到那双鞋垫才恍然大悟自己丢了什么。只是,这双伤痕累累的粗手,已不再年轻也没了灵巧,不管怎么绣,都觉得不好。母亲鼓励她,慢慢来,隔着屏幕教她,两个人有说有笑,就跟当初一样。

民间的绣花手艺,自然跟苏绣、粤绣、湘绣、蜀绣这些国粹没法比,但它寄托了民妇们对生活的希翼,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几代人的记忆。虽然,已不再辉煌,但抵不住喜欢的人去学习,去传承。(小庄矿  计忠荣)

编辑:徐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