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

文艺生活

首页 > 文化建设 > 文艺生活
丁运华:打赢,带他们回家!——电影《长津湖》观后感
发布时间:2021-10-08 15:32:05     作者:丁运华   浏览量:686   分享到:

自从在微博上看到电影《长津湖》杀青后,就一直在期盼它的上映。终于在杀青4个多月后的9月30日公映了。

怀着虔诚的心情走进影院,或许是放假的缘故吧,观影的人比以往多了很多。买票时习惯性选在了最后一排,座位的旁边是一对年轻夫妇带着两个孩子,大一点的有五六岁,小的也就二三岁的样子。落座的那一刻,我心里想,千万不要闹,不要影响我的观影过程。不过事后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孩子很懂事地同我们一起看完了影片,甚至超出我的想象,那个大一点的孩子一直问,中国赢了么?

再来学习一下此片的背景事件和所需要了解的知识点。长津湖地区是朝鲜北部最为苦寒的地区,海拔在1000至2000米之间,林木茂密,人烟稀少,夜间最低温度接近零下40。长津湖是朝鲜北部最大的湖泊,位于赴战岭山脉与狼林山脉之间,由发源于黄草岭的长津江向北在柳潭里和下碣隅里之间形成长津湖,最后注入鸭绿江。

影片讲述的长津湖战役,是抗美援朝战争第二次战役东线作战中,以敢打硬仗、善打恶仗著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3个军,在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与武器装备世界一流、战功显赫的美军第10军,于1950年11月27日至12月24日在朝鲜长津湖地区的直接较量,创造了抗美援朝战争中全歼美军一个整团的纪录,迫使美军王牌部队经历了有史以来“路程最长的退却”。

似乎可以这样认为,这一战,一举扭转了战场态势;这一战,成为朝鲜战争的拐点;这一战,是新中国的立国之战;这一战,是朝鲜战争的定军之战。此役是波澜壮阔的抗美援朝战争中经典战役之一,被美国人写入西点军校的教材。

《长津湖》是由陈凯歌、徐克、林超贤三位导演联手执导的,绝对能称得上是近年来的战争巨制。就影片的拍摄手段、技巧、人物情感展示以及震撼效果等方面来看,我作为从事摄像工作的人,看到的不仅是电影故事的完整性、人物细节的真实感、动作场面的紧张度,更重要的是人物性格的塑造、情感流露的张力等方面,可谓深入我心,无可挑剔。尤其,当我写此文时,依旧能感受到影片带给我的后续影响。那种,母亲盼儿回家又不能张口的矛盾感;那种,看着战友牺牲徒增内心仇恨而又无能为力的纠结感;那种,双方武器兵力后勤保障对比天壤之别的不平感,让我心疼、让我难过。

至少三个片段,已经深深印刻在我的脑海。

第一个是新兵伍万里闹情绪拉开运兵火车车厢时,云雾缭绕的长城以波澜壮阔的气势出现。我的脑海中,自然而然出现了一行字“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我似乎明白了这个地方的隐喻,抗美援朝的10万战士就如同铜墙铁壁一样,是我们和祖国的万里长城,也寓意战士们那不到长城非好汉的钢铁意志。

第二个片段是钢七连第七穿插连,编号017的炮排排长雷睢生(连里的战士们也尊称“雷爹”)在被炸翻的车压在身上时,伍千里、梅生、余从戎等人将他拖出后,化妆的真实感及演技的炸裂让我泪流满面。那呻吟声夹杂着“疼死我了”“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道出了多少辛酸和期盼。这时,伍千里与梅生那句“打赢,带他们回家!”让我看到了志愿军为什么能赢的原因了,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战友情。家国情怀比生命更重要。

第三个片段是志愿军在冰天雪地与美军遭遇战中,出现了诸多像杨根思一样的战斗英雄,他们把生死度外,用生命筑起一道道屏障。“冰雕连”的出现,虽然镜头不多,但是用伟岸的形象展示了志愿军129名官兵以战斗姿势坚守阵地,全部冻伤牺牲时的场景。知道镜头下不能还原真实战争的残酷和恶劣的作战环境,可看到的这些,除了满眼的泪,什么话语都是苍白无力的。

有人会说,这是电影,是假的。不,电影是假的,事件是真的。不过就是很用心的一群人用影片的形式再现了七十多年前那荡气回肠的历史节点和鲜活感人的民族英雄,他们传递的不仅是中国精神和中国信仰,更是我们这个时代最迫切需要的精神食粮。

影片落幕时,我告诉那个孩子,中国赢了!

铭记历史,我们不曾也不敢忘怀。(小庄矿  丁运华)

编辑:徐超